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风起大宋_ 第三百四十八章 童谣四起-

时间:2021-05-28 19: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魔冥王小说风起大宋 第三百四十八章 童谣四起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赵佶看着姜德笑道“子君,你可愿意入馆阁学士?”

    馆阁学士?所有人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官家这是想干嘛?难道日后还想让这个小人为翰林学士,拜相入阁不成?

    馆阁学士,是宋代的一种特殊制度,具体分为两种,一种是某某殿学士,一种是某某阁学士,例如包拯就是龙图阁学士,无论哪种,只要入了,就代表是朝廷重臣,更是不入阁馆不为宰相的规定,可以说任何一个入阁馆的人,都有机会拜相入阁,如果打比方的话,那么阁馆学士大概就是后世的中央委员了。

    “微臣年幼,不懂事务,如为学士,恐为天下笑啊。”姜德立刻拒绝了起来,话刚说完,就听到周围一片吐气声,姜德心中不由冷笑了一下,看来现在这些文官已经是视我如蛇蝎了....

    赵佶也感觉到了文官的态度,便笑道“你这惫懒的性子也该改改了,所有新科进士中也就你到现在都是逍遥度日,也罢,就让你再逍遥几年吧。”

    没有实职,就代表赵佶并没有想过动摇儒学的根基,这让所有文官都放松了下来。这些文官大部分人中虽然也是这几天才知道天翔学院原来教的不是儒学,但却在这几天中通过一些有心人拿到了天翔学院的课本书籍。

    一看之下,却是细思极恐。

    姜天翔学院传授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一些实用之术罢了,无论是数术还是法律,无论是农学还是工法,可以说整本书中都是如何做事,没有一点道德伦理。

    但就是这样的实用之术,却又是儒学最为害怕的,何为儒,人需也,儒学自身就是要求入世做事的,因为儒学也最为了解这些实用之学对世人有多大的吸引力,儒学为何能独尊,不就是学了能当官嘛,但你学四书五经,如果考不上科举,却连教书先生也不一定能当,毕竟没功名谁愿意来和你学呢?穷秀才可不是说着玩笑的,但天翔学院的实用之术,只要学了,必然可以找到个不错的职位,无论是账房先生还是去当小吏,无论是去地主乡绅家指导农桑还是去工坊做事,都能轻松养活自己甚至全家,从这一点上,那些苦哈哈的泥腿子不知道会多支持这样的实用之学传播。

    唯一让这些文官感到安心的是,这些毕竟还是下等学说,现在科举都不太考明算什么的偏门了,不能当官,就不是士大夫,那就是不过是一群泥腿子罢了,泥腿子的学说有什么好怕的?

    赵佶、姜德等人说着话,旁边的赵福金却转着脑袋疑惑的说道“玉盘姐姐呢?”

    ——

    “许先生...”正在指挥燕青收拾东西的许贯忠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呼,整个人如同雷击,他慢慢的转回头,只看到一个戴着面纱的少女在暗暗月光中如同嫦娥降世,又如同洛神重生。

    许贯忠恍惚了一下,燕青看着许贯忠问道“许先生,这位是?”

    许贯忠急忙四处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里,对燕青说道“你们先收拾!”随后便快步上前,眼神有些慌张的低声说道“帝姬为何来此?莫非是有什么想吩咐的吗?”

    赵玉盘嘴巴张了张,此次她冒险前来找许贯忠,却是她在无意中得知赵佶已经开始考虑她的婚事了,作为帝姬,她当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婚事不是她自己说的算的,嫁个姜德这样的进士还有可能,嫁给许贯忠这样的举人...还是作为姜德幕僚的举人...赵玉盘连提都不敢提...为了皇家尊严,消失个把人并不是什么问题。

    “我爹爹想我出嫁了。”赵玉盘淡淡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许贯忠只觉得怀中一处酸痛异常。

    “恭喜...”

    “恭喜吗?”

    低着头的许贯忠突然看到一滴液体落到了地上,月光照耀下,闪着一丝银白色的光芒,许贯忠呆呆的看着那滴液体,等再抬头的时候,只有一阵香风证明这里曾经有佳人来过。

    燕青饶有兴趣的看着有些痴呆的许贯忠,暗暗摇头,他却是没想到许贯忠还是一个痴情种子。

    “许先生?那是何家的姑娘?喜欢娶来就是了,难道是哪个大官的千金?”燕青觉得就算是蔡京的孙女,只要许先生想要,小郎君都会想办法要来,要不来就骗来,骗不来就抢来,抢女人不是梁山贼寇最正常的业务了嘛。

    许贯忠吸了口气,看向燕青道“此事不可再提,就此作罢,我们快些收拾回琼楼,主公那边也快好了。”

    燕青一看,可不是嘛,姜德已经拜别了赵佶,赵佶正在在百姓的跪拜和欢呼下离去,燕青突然看到一人,嘴角微弯,心中明白了些什么。

    回到琼楼,姜德立刻叫来燕青和时迁,二人看姜德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不由疑惑了起来,这次不是很成功吗?为何小郎君还是如此不快呢?

    许贯忠为他们解惑道“今日你们也看到了,那些文官对主公是又怕又恨,虽然有太师、官家庇护,但却不可大意,我如果没猜错,那些人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必定就会对主公进行捧杀。”

    “捧杀?什么意思?”时迁不明白的问道。

    “今日不是有很多百姓也看到了主公操雷控电的事情吗?如果他们调动舆论,明日早上,琼楼外就会出现很多善男信女在门前跪拜,三天内,城中就会有人自称为主公弟子招收信徒,五日内,就会有官员上表,要求册封主公为国师。

    你们要知道,官家毕竟是官家,如果有人说主公是当今的张角,即使官家再维护主公,也只能杀之以安天下。

    张角,华夏历史上第一个以鬼神之术蛊惑百姓起义的人,更是成功动摇了三百年汉天下的人,后世的每个帝王都吸取了这样的教训,对任何一个以神鬼蛊惑百姓的佛道之徒都宁杀错,不放过。

    “那我等该如何办?”燕青问道。

    “今日我之所以冒险让官家上台便是为了此时,燕小哥,我平日里让你多多收买城内泼皮,如我要他们散播消息,可否能做到?”

    “没问题!”燕青笑道“那些人要他们去厮杀是靠不上的,但散播流言却是一把好手。”

    “那就好,一日内,我要让汴梁城中都知道当今官家乃是南极长生大帝下凡,太师乃是左元仙伯,郑皇后是九天仙真帝妃下凡,刘贵妃是九华玉真安妃,总而言之,我要让所有人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见怪不怪,明白吗?”姜德一脸微笑的说道,要说舆论战,此时的手段和后世的手段相比根本放不上台面,姜德太明白舆论的威力了。

    “对了...再给我传个童谣...”姜德又说了段话,许贯忠急忙阻止道“主公,如此事被他人得知是我等所为,孔家就要和我们不死不休了。”

    “难道现在不是吗?”姜德反问道“自孔家对天翔学院下手开始,便是不死不休了....不打倒孔家庙,千年的兴衰轮回就不会停止...”姜德越说越是激动的道“有人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盛极必衰,故而王朝更替必不可免,我看这纯粹是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如果有问题,就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做为士人,不为民先,却躲在后面吸国家百姓的血,这样的人也能称为士?

    只有打倒以孔家为首的那些腐朽保守的思想,我华夏才能重新起航,到达一个新的高度,否则就只能沉沦,五胡乱华也是抬眼可见的!”

    许贯忠苦笑了一下,知道姜德是真的恨上了孔家,甚至恨上了儒学,他只能希望时间能磨平姜德心中的怒火。

    这一夜终于过去了,当第二天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整个汴梁城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流言四起。

    “你知道吗?那姜卫郎乃是天神下凡,是来救天下百姓的,什么?你不信,你可知道昨夜那姜卫郎把天雷当做玩物一般,如不是天神,如何能做到如何?”

    “哪里只有一个姜卫郎啊,据说满朝文武都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呢,昨夜那高台突然传出仙音,更是有无数仙女降世,据说当场的人只要听到那仙音的,都能活过百年呢!当真是可惜啊,我昨日家中有事,却是没去看看。”

    “可不是吗?当今官家可是南极长生大帝下凡,也不想想,如果是凡人,岂能当的了官家?”

    各种传言说来说去,渐渐地,只要是有点名号的官员都有了自己的仙号,倒也是颇为壮观。

    但在流言中,却还有一个不一样的童谣传了出来。

    “天下圣贤数仲尼,代代可谓人中杰。

    百代帝王我都拜,管他是汉还是胡。

    护民得力孔文举,忠孝仁义秉大夫。

    五朝忠臣真如玉,廉洁如水数公明。

    要说今日谁得意,且看仙源是谁属。”

    也不知怎么回事,等众人注意到的时候,整个汴京城中的孩子都会了这段童谣,不知道的人听着也就听了,但那些明白那些故事的文官,听到这个童谣,却是一身的冷汗。

    这是谁啊,这是想把孔家放在火上来烤吗?

    什么叫百代帝王我都拜,管他是汉还是胡,这不是给官家上眼药吗?还有那后面的四个人,一个是护城不力,抛家舍妻的孔融,一个是故国未灭先投了鲜卑族建立的北魏的孔秉,一个是五朝为官的孔仁玉,最后一个更是被查出贪污后被宋哲宗废掉爵位的前衍圣公孔若蒙,这是在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打着孔家的脸啊,这到底是谁这样的恨孔家啊。

    哦!仙源!

    有的人明白过来了,孔家在仙源做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反正该知道的人都知道,整个仙源的良田除了那些有功名的人名下之外都姓孔了,看来是有人被孔家逼得家破人亡,跑到汴京叫冤了啊。

    这样的民谣,自然有人上奏朝廷,一时间又是一片鸡飞狗跳,各路衙役红着眼找这童谣的源头,但又哪里找得到啊,那些孩子只说是有人给他们吃糖教他们唱的,说人的长相,却都是带着好玩的面具,有的是猪狗有的是牛马,我的天啊,这去哪里找?

    而赵佶听到这个童谣后,又有什么想法,自然不是外人可知的,唯一被众人传的是,一家原本选为玻璃直销商的一户商家也不知道怎么了被剔除了出去,也不知道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开封城中阴谋阳谋递次上演,却是文斗,而在北方,一场惊天动地的武斗刚刚落下了帷幕。

    ——

    逃,拼命的逃!

    白山黑水间,一队骑兵拼命的向西奔去,这队骑兵的战马都喘着白气,显然有些马力用尽了,而马上的骑士却没有和往常一样心疼战马停下来而是不断催促战马再快点。

    毫无疑问,这是一队败军,这些败军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和沮丧,身上曾经证明其荣耀的战甲也不能给他们一点信心,其中间一人,更是连弓箭都遗失了,要知道,这个人对那副金弓可是视如生命的。

    怎么会这样?七十万啊...整整七十万的大军啊!整个大辽的精锐啊....怎么会败的这么惨?

    耶律延禧的嘴角已经被他自己咬破了,在半个月前,他的七十万大军还吓得那些女真野人高垒深壕,不敢出营门半步,而现在,他却身边只剩下了这周围百骑,身后甚至还有不知道多少的女真追兵。

    “我还有何面目回去见众人啊。”耶律延禧以前还嘲笑那霸王项羽不像男人,被刘邦捡了天下,到了今日才知何为无颜见江东父老。

    心情恍惚下,耶律延禧一个没抓住,整个人猛地从马上摔了下来,冰冷的地面撞击在他身上,让他感觉肋骨仿佛都要断了,唯一的幸运大概就是没有脑袋先落地,否则脖子肯定会被摔断。周围的骑士看到耶律延禧摔了下来,连忙拉住马匹。

    “陛下落马了,快!快救驾!”

    耶律延禧被几个军士手忙脚乱发的扶了起来,见耶律延禧没有什么大碍,这些军士才松了口气。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