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宋煦_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斩立决-

时间:2021-05-28 16: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官笙小说宋煦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斩立决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熙河路经略使……’

    赵煦盯着这道奏本沉吟再三,面露凝色。

    苏颂抱着板笏,眉头时不时的拧起。

    他知道一些人不会甘心,只是没想到,居然连熙河路经略使都撺掇出来了!

    章惇本就严肃的神色,更添了几分杀气。

    其他人则不一样,神情慌乱,交头接耳,大殿里很快就乱了起来,七十多人有一半在来回前后的左右四顾。声音很小,在不大的紫宸殿嗡嗡作响,嘈杂一片。

    赵煦想了一会儿,抬眼看向前面的苏颂与章惇,而后淡淡道:“陈卿家的奏本,也是希望朕与朝廷对吕大防一党有所宽宥,没有其他内容。诸位卿家,怎么看?”

    不少人还以为赵煦要罚雷霆之怒,见他这么平静,一些人悄悄松了口气,另一些人则更为不安!

    蔡京看着,心里忽然猛的一动,出列抬着板笏,语气慷慨激烈,沉声道:“启奏陛下,吕大防不可贬谪出京,交通边帅,当严审清楚,并请陈溪回京!”

    朝臣勾结边疆手握重兵的将帅,历朝历代都是大忌,在宋朝更是如此!

    纵然谁都清楚,吕大防再怎么样,也不会真的有谋逆的心思。不过这道奏本这个时候出现,时机确实太过微妙!

    到了这种地步,还怎么能放吕大防出京?不查清楚,谁人能安心?!

    不知道为什么,殿中的一些人心头的大石忽然慢慢落下。

    吕大防要是以这样的借口被一直关着,最终不了了之,未尝不是件好事。

    蔡京的话落下,没人附和,也没人反对。

    但这不是赵煦想要的!

    他要在宋朝腐朽又自成一体,铁板一块的官场撕开一条口子,肃立他皇帝的权威!

    赵煦又看了眼前面的苏颂与章惇,轻轻坐直身体。

    陈皮见着,立时会意,右手在背,悄悄对着侧门做了个手势。

    一个小黄门立刻闪现,不多久,正殿门外忽然传来大声喝叫:“启奏陛下,武功大夫,领皇城司,蔡攸求见。”

    一连串的事情太多,朝臣们一时间还没清醒,听到‘蔡攸’的名字,不少人纷纷皱眉。

    这个年轻人,着实凶厉,这段时间,抓人抄家,打人杀人,几乎没有半点顾忌,简直成了个‘鬼见愁’!

    苏颂面无表情,今天的事情,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打乱了他的计划,他总有不好的预感,并且越发强烈。

    苏轼,米芾等人或许久不在朝,有些跟不上朝廷的节奏。

    殿中更多的人,则是谨小慎微,不言不语,明哲保身。

    既然你们决定不了,那我来!

    赵煦神情不变,暗暗吸了口气,沉声道:“传!”

    陈皮瞥了眼侧门外,高太后的那道懿旨,早就准备好了。

    蔡攸紫帽黑靴,从门外进来,黑漆漆中,第一眼就看到了满殿的朝臣,无数目光向他投来。

    即便蔡攸老成,生于蔡府,没少见过高官显贵,但这一刻,还是双腿发颤,神情发紧。

    这殿里的,是大宋最有权势的一群人!

    蔡攸强定精神,大步走进来,抬手道:“微臣蔡攸,参见陛下。”

    赵煦看着他,道:“平身。”

    这是他的铺垫。

    朝臣们陡然紧张起来,目光注视着蔡攸,不知道皇城司又要干什么。

    蔡攸起身,感觉着殿里众多的犀利眼神,顿觉压力如山,梗着脖子,道:“回陛下,吕大防一党,除吕大防外,悉数认罪,并供出更多罪案,包括……”

    “启奏陛下,户部侍郎杨畏求见。”

    蔡攸话音未落,殿外再次响起长叫。

    蔡攸的声音被打断,朝臣们纷纷若有所动,面色凝重的交头接耳。

    这个蔡攸先不说,杨畏可是给与吕大防致命一击的人!

    他之前不来上朝,这个时候又要干什么?

    今天这个朝议发生的事情令他们目不暇接,忧心忡忡,起起伏伏。

    这次朝会来了太多人,赵煦这才发觉杨畏不在,看了眼蔡攸,思索片刻,道:“传。”

    陈皮神情微恼皱眉,这个杨畏破坏了官家的计划。

    杨畏大步进来,或许来的太急,有些衣衫不整,气喘吁吁,他举着一堆公文书信进来,来的近前,朗声道:“启奏陛下,臣得举告,不敢不禀报陛下,请陛下垂览。”

    “启禀陛下,”

    杨畏话音刚落,立马有人出列,急声道:“臣弹劾奸贼杨畏!此人先是依附王安石,王安石罢,他率先攻讦,转而依附司马相公。司马相公病逝,他大肆抨击,投向刘挚,得以晋升,转过头他又告发刘挚,依附于吕大防,而今,他对吕大防穷追猛打,欲杀之而后快,着实是反复无常的奸诈小人!臣请陛下将其削职,赶出朝廷,以正视听!”

    这人之后,迅速有人出列,道:“启奏陛下,杨畏声名狼藉,士林皆称呼其为‘杨三变’,卑鄙无耻,为了上位无所不用其极,请陛下严惩!”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一时间,六七个人出列,强势向杨畏发动攻击。

    杨畏脸色铁青,急匆匆的邀功之心全变成了怒恨,余光向后看去,想要暗暗记住这些人。

    章惇见着,双眼厉色闪动,抱着板笏转过身,淡淡道:“杨侍郎所检举的,无不是奸佞小人,事实俱在。你们现在攻讦杨侍郎,是想为什么人翻案吗?”

    那一群人听着,登时说不出话来。

    因为杨畏之前反戈一击的人,王安石,刘挚,吕大防,在朝廷里,定位都是‘奸佞小人’。

    吕陶与苏轼等人对视一眼,出列道:“即便如此,杨畏也高尚不到哪去!这等人,不能留在朝廷。”

    杨畏其实之前已经暗暗投向了章惇,章惇对杨畏是‘寄予厚望’,哪里会让杨畏这么容易被赶出朝廷,扫了吕陶一眼,冷哼道:“你们蜀派毫无立场,颠三倒四,沽名钓誉,谁当政攻讦谁,有什么脸说别人?”

    吕陶知道章惇厌恶他们,不争口舌,向着赵煦道:“陛下,杨畏之言,不当为准!臣请将杨畏赶出朝廷。吕大防一案祸动人心,天下沸扬,臣请陛下早做决断。”

    “臣请陛下早做决断。”

    “臣请陛下早做决断。”

    “臣请陛下早做决断。”

    苏轼等人迅速出列,齐齐跟进。

    前面的苏颂沉吟片刻,也跟着抬起板笏:“臣请陛下早做决断。”

    或许是这句话没有特别指向,朝中站出来的居然有三十多人,在七十多人的殿中,显得异常扎眼,声势浩大!

    赵煦好整以暇,十分淡定的看着,心里感叹。

    ‘保守派的势力依旧强大啊……’

    所谓的‘旧党’,并非是指吕大防一党,苏颂,范百禄,范纯仁甚至在这大殿之中,没有站出来的,十之七八都是!

    相对来说,‘新党’的变法派,才是少数,并非是在这殿中,整个大宋也是绝对少数!

    章惇剑眉不断的跳,神情严厉的如同一个剑客,并没有理会殿中举着板笏,齐齐躬身的众臣,双眼冷冷的盯住杨畏,道:“杨侍郎,你有什么话说?”

    杨畏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失神了一阵,听着章惇的话,转头看去,见到章惇的眼神,杨畏神情骤然变!

    他感觉,如果他不说出个所以然,章惇可能会杀了他!

    杨畏当即深吸一口气,压住慌乱,转向赵煦,沉声道:“启奏陛下,臣配合刑部梳理吕大防一案,从中查获了吕大防里通夏人,出卖疆土的证据。”

    杨畏话语一落,如同炸弹,将紫宸殿震嗡嗡嗡作响,众臣听不到其他声音,只有杨畏的话在耳边,在脑海里震荡不休。

    紫宸殿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杨畏。

    他这句话太重!

    勾结夷狄,出卖疆土,不啻于谋逆!

    苏颂,章惇,蔡卞,梁焘,苏轼等等,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盯着杨畏。

    赵煦双眼微睁,坐直身体,神情凛然,语气冷冽三分,道:“杨卿家,构陷朝臣附逆,你可知是什么罪责!”

    这也是不少人来不及呵斥的话,听着官家质问,所有人更加认真,肃然的盯着杨畏,心头更是紧张。

    吕大防再有过错,都是‘小节’,可是谋逆,那绝无宽宥可言,谁敢置喙!

    杨畏举着奏本的手微微颤抖,心里恐惧到极点,还是强撑着,极力平和的道:“回陛下,臣手里有吕大防与秦凤路马步军总管黄庸的来往的书信。”

    赵煦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前线将士拿命去拼,后面的文官不止扯后腿,还背后捅刀!

    赵煦声音更冷,道:“说!”

    杨畏感受到大殿里里的冰冷气息,硬着头皮,道:“时间是元祐四年,夏人袭扰,黄庸建议将肃远城、定川寨、永和寨和安塞寨四寨,每寨二十万贯卖给夏人,以换取夏人退兵。吕大防回复‘可’……”

    赵煦猛的站起来,喝道:“拿过来!”

    陈皮吓了一大跳,连忙跑过去,拿过来递给赵煦。

    朝臣们,则震惊万分,惊恐万状。

    这四寨是庆历年间所筑,范仲淹花了大力气,主要就是防范西夏。

    尤其是定边寨,是西夏南下的咽喉要道,万万不能有失!

    苏颂拧着眉,章惇满眼杀意,蔡卞沉着脸,朝臣们一个个表情各异,大气不敢喘,全都盯着赵煦。

    赵煦脸色铁青,胸中已是满腔怒火,夺过陈皮递过来的一封封信,不断的撕开,看去,不多久,他的脸角狠狠的抽搐,双眼通红,杀意如沸!

    他知道宋朝在割地给西夏,司马光等人就是秉持‘斥地求和’之念,苟且全安!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涉及边疆,国家安全的大事,居然一个在马步军总管与宰辅的两封信之间就成了!

    “反了!反了!反了!”

    赵煦满脸怒容的盯着满殿朝臣,怒吼着,恨不得提刀杀人。

    杨畏噗通一声跪地,脸色发白,瑟瑟发抖。

    殿中的朝臣已经猜到了大概,纷纷缩头,心胆俱寒,如坠冰窟。

    紫宸殿内,寒意森森,冰冷刺骨!

    赵煦牙齿咬的咯咯响,盯着跪地的杨畏,他知道,这样的事情,在紫宸殿里这杨畏绝不敢造假,猛的赵煦转头看向苏颂,喝道:“苏颂,枢密院可知道这件事?”

    苏颂此时神情凝重,举着板笏,沉默了良久,才道:“枢密院不知,枢密院并不知道有这些书信的存在。”

    苏颂之所以沉默,并非是明哲保身。他确实不知道,这样的密事吕大防不会宣之于口。

    他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这句话一出,等于是为吕大防盖棺定论!

    赵煦盯着苏颂审视一阵,看向章惇,冷声道:“环庆路那边,是否会有异变?”

    章惇大步而出,抬头看着赵煦,沉声道:“在臣入京之前,陛下就诏令环庆路安抚使章楶节制西北诸军,吕大防事发,臣以枢密院副使身份对西北各路,军进行布置。臣以人头担保,熙河路不会有事!”

    之前赵煦收到那陈溪的奏本之所以淡定,就是因为之前已经有所布置,并不担心出乱子。

    赵煦看着章惇,深吸一口气,强压怒气,目光凌厉的扫过群臣,喝道:“陈皮,拿案卷来!”

    陈皮还是第一次见到赵煦这般愤怒,心惊胆战的连忙命人去拿来,然后举着,跪在赵煦身前。

    赵煦看着案卷,眼神杀意如潮,拿起笔,直接在第一份吕大防的名字上大大的画了一个‘×’,喝道:“吕大防,斩立决!籍没全族!”

    写完,他直接扔了下去。

    群臣惊骇,双眼大睁的看着赵煦。

    赵煦恍若未觉,看着是下面工部侍郎马默的名字,直接画‘×’,道:“马默,斩立决!籍没全族!”

    嘭

    案卷被扔向殿中,飘飘忽忽,散乱一地。

    “吕和卿,斩立决!籍没全族!”

    “上官均,斩立决!籍没全族!”

    “邓洵武,斩立决!籍没全族!”

    赵煦一连画了七八个,都是吕大防亲信党羽,殿中散落一地的案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