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_ 289 挺住啊同志们-

时间:2021-05-11 17: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给您添蘑菇啦小说学魔养成系统 289 挺住啊同志们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深夜,李峥背着书包走向小区院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拉着行李箱走出院门。

    李峥快步走过去问道:“宁儿?”

    安宁抬头一看,才笑道:“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嗨,估计明天就不回来了。”李峥接过行李箱,送老娘往外走去,“这么晚的航班?”

    “别提了,非洲航班老这点儿。”安宁抬头看了眼月亮,苦笑道,“我以前想过,也许有一天咱们都会早出晚归,工作起来没个准点,早晚有一天会这么见面,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早。”

    李峥走出两步,也跟着叹道:“今后怕是要让老李独守空房了。”

    “他也够可怜的,原来只是老婆不着家,现在连儿子都不着家了,40多岁就成孤寡老人了。”安宁揉着李峥的头发道,“工作环境怎么样?”

    “除了伙食,其它都挺好的。”李峥拉着行李箱走到路边的轿车边,敲了敲窗子回头道,“你放心吧,林妈妈给我撑腰,没人敢欺负我。”

    “我是怕你欺负别人……”安宁无奈笑道,“你可别用自己的工作强度要求别人,平常努力的时候也不要让人看到,尽量低调,不然普通同事都会记恨你的。”

    “嗯?”李峥不解道,“就是要像张小可一样,假装不学习,偷偷考高分?”

    “差不多吧。”

    “我还以为努力工作要多让人看到……”

    “因人而异,你的这个程度太夸张了,只会给人压力。”

    “好吧。”

    此时,司机也已下车,接过李峥手里的行李放进后备箱,又拉开后座车门,恭请安宁上车。

    安宁抬手看了眼表,冲司机道:“时间还够,等我十分钟,说来惭愧,我跟我儿子见一次面不容易。”

    “没问题。”司机自己也看了眼表,“我开快点,等20分钟再出发也来得及。”

    “辛苦了。”

    待司机上了车,安宁才拉来李峥,指着一个西边的路口道:“我们绕着院子走一圈吧,时间应该刚好。”

    “要不跑吧?今儿还没五公里呢。”

    “……”

    “哈哈,开玩笑的,走走走。”李峥比划着说道,“话说,陈鸿兵陈主任您认识吗?”

    “见过几面,口碑很好的领导。”

    “赵振华呢?”

    “这个就有名了,绰号赵大炮,特别敢骂人,因为父辈是两弹一星元勋,也没人敢拿他怎么样。不过……他骂归骂,做起事来效率确实可以,而且也知道谁能骂谁不能骂,称得上是非常得势的领导了。”安宁抿嘴道,“可如果黄二再出事,或者长时间没有进展,那他差不多也就到头了吧。”

    李峥品过安宁的话后又问道:“那沈阿姨呢?”

    “我以前没听说过这个人。”安宁摆手道,“还是知道你要去实习才打听的,她是个极其低调的人,毕业后就一直扎在火箭院,外面的会议什么的都能推则推,不过即使这样,她的提拔速度也一点都不慢,基本是陈鸿兵每提一级,半年内就会拉她上来,她的水平当然是首屈一指的,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陈鸿兵,她可能离总设计师还有很远的距离。”

    “知人善用啊!”

    “你就别夸自己了。”安宁笑骂道,“陈主任特批你一个实习生,了不得了是吧?”

    “哈哈,啥特批啊,已经被打发去测试场当苦力了。”

    “怎么?需要我打个电话么?”

    “不用不用,测试并不影响学习。”李峥伸了个懒腰叹道,“我已经想好了,这次一方面要学习工程技术,另一方面是学习合作,这样将来进蓟大实验室也算有基础了。”

    “就这么铁了心的科研啊?”安宁随口问道。

    “也没有什么铁不铁心的吧。”李峥摆手笑道,“自然而然的,就朝这条路走了,要往其它方向去才奇怪。”

    “这就不好办喽……”安宁揉着下巴道,“你说我一个管预算拨款的,那堆实验室老头子不得抢死你?别的不说,老邓都跟我提好几次了……”

    “哈哈哈,一码归一码,别理他们。”

    “你不懂,这些账哪能算得清啊。”安宁摇头道,“等你真迈进这个圈子,我差不多也该申请调职了吧。”

    “啊?有这么严重?”

    “还是因人而异吧,你妈妈我可受不了背后被人说。”安宁再次轻抚着李峥的脑袋笑道,“该给你让路,就让路吧。”

    “这……”

    “别有压力,换个部门正好多活几年。”安宁掩面笑道,“我有几个退休的姐姐,天天聊怎么带孙子呢,给她们烦的,你将来我可懒得管啊,不过你爸好像挺好这口儿的……”

    “怕不是一个人寂寞疯了吧。”

    母子二人又聊了几句家常,转眼已经绕回车前。

    “行了,走了。”安宁最后拍了拍儿子,“工作不比学习,不是唯成绩论,而且很多时候工作成绩也是很难衡量的,有什么苦恼,别怕打扰我,该说就说。”

    “一定。”

    “但是啊,如果真的能出什么成绩,该上则上,该争则争。”安宁双手拍在李峥肩上道,“如果你在某方面技术能做到尖端,那是硬实力,谁都别怕,没人动得了你。”

    “这我就放心了。”李峥笑道,“那为什么邓大大啥的,还这么讨好你,人家不都是院士了么?”

    “那是另一个层级的事了。”安宁想了想,瞥了眼驾驶座,见司机正戴着耳机打电话,才小声与李峥说道,“一个人,很难一生都保持旺盛的学习和钻研能力,通常都是在某个阶段达到顶峰,然后苦苦维持而已,这就是纯技术人员的天花板。而那些‘聪明’的科研人,是懂得如何积累资源和声望的,到老邓这个级别,自己几乎不用再从事什么具体的工作了,为自己那一脉人争取、调配资源才是他的核心工作,当然也犯不上批判人家,因为他有资格有水平做这件事。正是因为有老邓这样的人,资源调配工作才会事半功倍。”

    李峥思索良久,问道:“所以,走这条路,最后必须要成为学阀么?”

    “除非你愿意让不如自己的人调配这个领域的资源。”安宁说着敲了敲车窗,沉声道,“如果你有自信成为一个领域的第一专家,还是那句话,该上则上,该争则争,拿出你物竞打人的决心,有识之士自然会聚拢到你身旁。”

    “啊……那个……物竞那个……”

    “放心,没脑瘫,连脑震荡都不算。”安宁笑着眨了个眼,“以后可别动手打人了啊,那可就真成学阀了。”

    李峥目送车子驶远,接着摇头一笑。

    宁儿的意思很明白了。

    即便是科研圈。

    也不要做老实人。

    该上则上,该争则争。

    不然只会被不如自己的人踩在头上。

    眼睁睁地看着资源被不老实的人切分。

    毕竟,不是每个沈听澜,都能遇到陈鸿兵。

    ……

    次日晨,8点30分,一院一部西郊试验场。

    还是林逾静开家里车搭李峥过来的。

    没办法,这地方太偏了,基本就是深山老林。

    考虑到试验的危险性,方圆五公里没有任何人烟,只有一条专门修的路。

    奇怪的是,这条路倒是修得极宽,至少是六车道级别的,大概是因为需要运输火箭样机吧。

    不过这里虽然人烟稀少,该有的警备却是一点不少,门口同样有一名士兵站岗。

    眼见这辆白色的轿车开来,战士笔挺地行了个军礼。

    李峥和林逾静都是一愣,瞅了眼车前的出入证,有点不好意思。

    兵哥哥怕不是以为来者是沈听澜吧?

    果然,开近一些,兵哥哥才看清车内的人,也是眼儿一瞪,慌忙抬手。

    林逾静老老实实停车,与李峥双双掏出证件。

    兵哥哥仔细打量了几圈,仍然觉得很诡异,打过一通电话后,才终于放行。

    放行的时候还很不好意思,有些腼腆地说道:“对不起……我看你们实在不像是院里的人……以为是拍电影的呢……”

    李峥瞅了眼后视镜中的自己,感同身受,点了点头:“大哥,正常,我确实看上去学习不太好,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也经常有这种错觉。”

    “没没没,你看着挺正常的。”兵哥哥傻笑着努了努嘴,“主要是她……比电影里的人还漂亮……”

    “~~~”林逾静头一仰,感谢过后美滋滋地开车进了院子。

    “这大哥也太没见识了。”李峥摇头道,“算了,反正女人老的快,你看吧,过一年你跟沈阿姨就是姐妹相了。”

    “呸呸呸,现在也是姐妹相。”林逾静狠踩了脚刹车,硬生生停稳。

    “沈阿姨也确实算是一朵奇葩了。”李峥解下安全带比划道,“回头你见见我妈,那白头发,一看就特别有学识。”

    “……见你妈干嘛……”

    “我都见你妈了,你不见我妈?”

    “这……见和见一样吗?”

    “算了,爱见不见,她也懒得见你。”李峥哼哼着下了车子。

    “啊?她……她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想见?”

    “你慌什么……”李峥笑哈哈打开后备箱,“来,帮我搬东西。”

    “……”

    测试机房,三位工程师对着电脑屏幕,睡眼惺忪,只有刚上班的清洁阿姨精神头十足地在忙碌。

    “哎呦呦……”阿姨一边扫地一边一个劲儿地抿嘴,“这干嘛呢,开理发馆呢,咋都一撮一撮的掉啊……”

    其中一个小个子猴头猴脑的工程师,歪过头问道:“李姐,几点了……”

    “快九点了吧。”阿姨有些心疼,“你们这两班倒,一班12小时……也就仗着年轻,再过几年可千万别这样了……”

    “他俩12小时倒班,我是7X24常驻。”工程师揉着眼睛道,“不行,我得迷瞪一会儿,你俩一会儿交班把今天的任务说清楚啊。”

    “日子会好的,刘总……”旁边的工程师放下电话道,“陈主任和赵书记还记得咱们……加急调来两个实习生,已经进院儿了。”

    “对对对,是有这个事儿。”小个子工程师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一些,接着问道,“哪儿的来着?菁华还是蓟航?好歹也得是理工的吧……”

    “等等,我看看……”旁边的工程师拿起手机操作一番。

    瞬间,本来肿胀的眼袋,又充了不少血。

    “樱湖中学……”

    小个子骂道:“没问你中学,问你最高学历呢。”

    旁边的工程师呆呆转头:“樱湖中学。”

    “……”

    “……”

    “你妈的……”小个子狠狠把实验记录拍在了桌子上,“这活儿没法干了!”

    正说着,一个人怯生生敲门进屋,探进了半个脑袋。

    “请问……何老师是在这里么?”

    几人听到这细软甜嫩的女声,顿时又是神色一震。

    不仅是眼袋,浑身都充血了。

    转头望去。

    我滴个妈的!

    好啊,中学生好啊!

    领导就是领导,有水平,有深意!

    樱湖中学好,樱湖中学正义,去他娘的菁华、蓟航。

    领导一定是知道兄弟们要挺不住了,这才加急送来一副救急的猛药。

    “对对对!”小个子瞬间精神抖擞,“我就是何仲锐,你就是……那个那个……”

    他说着从旁边的工程师手里抢过手机,看过之后又扔了回去。

    “你就是林逾静同学吧?”

    “是,给您添麻烦了。”林逾静这才进屋颔首。

    “哎哎哎,不麻烦。”何仲锐使劲点了点头,“还有别的东西么,要不要帮忙下楼拿一下?”

    “还真有……”林逾静不好意思地说道,“和我一起来的同学带了不少东西。”

    “什么?!还有一个?”何仲锐眼睛都亮了,立刻回身令道,“愣什么劲儿啊,拿出我们测试组的热情来。”

    “热情,必须热情!”

    “走走走,接新人去。”

    三个人就此簇拥着林逾静朝外走去,一句接一句展现出热情来。

    “林同学,来这里实习,学业真的没问题?”

    “嗯……学校是支持的。”

    “林同学,我们这里可要经常加班到很晚哦……”

    “没关系,来一部之前就做好准备了。”

    “林同学,这边没什么好吃的,也没外卖,你中午想吃啥,我让阿姨给你整。”

    “炸……炸鱼排吧那就。”

    “……行!我给你去旁边池塘摸鱼去。”

    “哈哈,不用那么麻烦。”

    这个清晨,本来刚刚熬过通宵的三人,迎来了犹如重生一般的阳光。

    人生,突然就美好起来了。

    直到他们走到停车场,看到那名负手而立的男子。

    “啊,怎么叫这么多人?”李峥快步迎来,挺直了身子说道,“李峥,林逾静,向测试组报到。”

    “……”

    “……”

    “……”

    三人的脸色同时沉了下去,三脸苦逼。

    热情没了。

    阳光没了。

    生活也不那么美好了。

    本来,来个男生就来个男生。

    可……来个像自己一样这种造型的就好了么……

    突然冒出来一个帅逼是几个意思?

    更打击人的是,当他们翻开手机查简历的时候,赫然发现他们俩是樱湖中学的同学。

    再瞅瞅他们俩眼神沟通的样子。

    这女高中生。

    她不香了。

    酸了。

    三人转瞬之间,已经交流过几度悲哀的神色。

    可就在这悲哀中,何仲锐又忽然扬了下眉。

    是希望,他从悲哀中挖掘到了希望。

    其余二人也是神色一提,想到了什么。

    男人,是不看脸的,更不看头发留存率。

    衡量男人的标准,理应是才华、学识和社会阅历。

    至少在这三点上。

    我们名校出身的两硕一博,是足以碾压几十个李峥的。

    至于林逾静,表面上看确实与李峥颇为要好。

    但她一定不是一般的女高中生。

    一般的女高中生不可能疯狂到来火箭院实习。

    很明显,她憧憬宇宙。

    她,不是普通的女高中生。

    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女高中生。

    有机会。

    我还有机会!

    三个人眼中,同时迸发出了这样的信念。

    只要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生活中,展现出自己的才华、学识和工作水平。

    她,一定能品出自己比李峥深了几个数量级的深邃魅力。

    三人就此重提信心,虚伪地与李峥握手。

    “欢迎啊。”

    “一路过来挺远的吧?”

    “你东西在哪儿?我们帮你拿啊。”

    李峥握过手后,就此一让,亮出了后备箱里的一个大纸箱,和两个大编织袋。

    三人同时一怔。

    “这……”何仲锐面皮一抽,“你不是来实习的么……带这么多东西,都啥玩意儿啊?”

    “箱子里是新买的折叠床。”李峥拍着一个个行李解释道,“这里是被褥,这些是书……考虑到这里工作人员比较少,不太可能有餐厅,外卖又不方便,我还带了一些罐头和长保质期食材……这些是简单的炊具……我怕万一没地方住,还有野营的帐篷……”

    “等等等等……”何仲锐结巴着说道,“咱们是……测试火箭的……不是荒野生存……”

    “可领导警告过,说工作强度很大啊。”李峥瞪眼点头,“强度这么大,位置这么远,这还回什么家?我寻思着,先住一个月再说吧。”

    “……”何仲锐刚要说什么,却被旁边的工程师按住了胳膊,重重使了个眼色。

    何仲锐顿时眉色又是一扬。

    妙啊。

    “对对对,我们经常要住这里的。”他说着转望林逾静,“林同学带没带被褥?”

    “唔……”林逾静苦苦低头。

    “没事。”何仲锐笑道,“我们有公共使用的床,很干净的,累的时候随时休息一下,都是可以的。”

    其余二人闻言骤惊。

    不愧是组长!

    太老辣了。

    这样一来……

    那张破脏床,一定会变香的。

    却见李峥眉色一皱,冲林逾静道:“公共用的不方便,这样,你睡我的新床吧,我睡公用的。”

    三人心脏瞬间像是被什么捏住了。

    却见林逾静慌得捶了李峥一下,低着头道:“还没说要住呢……”

    嘭。

    捏爆了。

    三人缓了很久,才上前拿起了李峥的行李,凑在一起走在前面商量起来。

    “陈主任是要杀了我们么……”

    “不要慌……他们可能只是同学而已……”

    “我看这个李峥是个呆逼,虽然长得马马虎虎,但不像是会被女孩喜欢的样子。”

    “对对对,怎么看都没有女生缘。”

    “所以要稳住啊,不要大惊小怪。”何仲锐沉声道,“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沉稳才是最重要的。”

    旁边二人跟着自信点头。

    但同时又觉得不太对。

    他们这才意识到,对手并不仅仅是李峥。

    还有对方。

    内卷,这太内卷了。

    “行了,该换班了,你俩回去吧。”何仲锐笑嘻嘻说道。

    “没事儿,今天多干会儿吧。”旁边的工程师神气地抹了下鼻子。

    “不完成任务,我怎么能走?”另一位也是一副凛然的样子。

    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办公室里,陈鸿兵突然想到了什么。

    “测试组的那几个都是单身吧?”他冲周成龙问道。

    周成龙笑道:“那肯定的,别说女朋友了,看个片儿的功夫都没有。”

    “啊……”陈鸿兵靠在椅背上长叹道,“挺住啊,同志们……”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